专注精密制造10载以上
专业点胶阀喷嘴,撞针,精密机械零件加工厂家
联系方式
陈小姐:13899999999
周先生:13988888888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bob最新官网下载’凰家看台|中国冰迷为何突然为羽生结弦着急了?

更新时间  2022-11-15 15:27:02 阅读

中国第一运动不是足球也不是乒乓球,而是花样滑冰?如果只看明星粉丝的架势,这么说也不无道理。6月10日,泰国普吉岛举行的国际滑冰联盟(ISU)大会通过了花样滑冰项目的几项变革提案,那天中国冰迷竟把这个话题挤上热搜在宣布修改规则后,网友发出花样滑冰已死这样的悲鸣花滑改规则引发中国冰迷热议原因很简单:这个议题由来已久,最终以100票赞同、16票反对、2票弃权的压倒性优势通过。导火索无疑是北京冬奥会禁药事件。

今年2月冬奥花滑比赛期间,女单大热选手瓦利耶娃被曝出此前药检样本中含有曲美他嗪。这种用于治疗心脏病的药物能提高运动员的耐力,国际反兴奋剂组织规定须提前报备才能服用。瓦利耶娃当时年仅15岁,无论是否有意服用,都无法为此担负主要责任。

瓦利耶娃最终获许继续比赛,却未能从舆论漩涡中全身而退,比出两个赛季以来的最差表现,遗憾错失领奖台。瓦利耶娃在错失奖牌后泪洒赛场通过电视,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见证了瓦利耶娃赛后的泪水和教练团队极为冷漠的态度,在采访中表示为此感到非常不安。她的教练图特别丽兹以严苛著称,两个奥运周期以来,她的女学生们横扫各大赛事领奖台,但业内质疑的声音从未中断:青春期的女孩严控饮食并大量练习四周跳——更别提可能存在的禁药——会对身体造成伤害,证据就是图特别丽兹麾下的女孩们巅峰期在15至18岁间,运动生涯却极为短暂,难以平稳度过发育关。

现在,她对这些青少年心理压力的忽视也招来非议。这项提案的支持者认为,此举目的在于保障年轻运动员身心健康。加拿大双人滑奥运奖牌得主拉德福德评论道:(运动员的)经历会在身体、精神和情感上为一生奠定基调……我要提出的问题是:一块奖牌真的值得用一个孩子、一个年轻运动员的健康去冒险吗?难怪有俄娃粉认为,这是一场花滑界北美派系针对俄罗斯的蓄意打压,甚至有愤怒的冰迷在评论区留言:每次打不过就改规则。

如果在两年前修改规则,北京冬奥会随队出征的将是图克塔米谢娃其实,以俄罗斯在该项目的统治力,遭受年龄限制新规则冲击的更多是生错年份的个人,而非整个集团。假设新规早两年实施,瓦利耶娃会错过北京奥运会,但同届的谢尔巴科娃(金)和特鲁索娃(银)都已年满17岁,仍能以巨大的优势锁定头两名;俄罗斯的第三个名额将属于25岁的图克塔米谢娃——前几年,这位大龄女单最后的荣光一直难以从人才辈出的国内赛突出重围,而成功突围的2020-21年赛季,她获得了世锦赛银牌。一些中立冰迷认为这个举措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因为像瓦利耶娃这样的童工虽不能参加成年组比赛,但仍然可以高强度训练,因此这项规定对身体的保护有限,反而限制了成长轨迹健康的天才选手出头。这会议另一大决议是针对节目内容分的打分规则变更。自2004年至今,花滑裁判在用一套名为COP的打分系统。

羽生结弦的强大不仅仅是技术,更有他独具一格的美羽生结弦不仅技术高超,他的表演更有其难以匹敌的艺术性,所以在他的部分冰迷眼中,新规则意味着对节目流畅性、艺术性的要求进一步降低,让花滑变成跳跃大会,也有害于项目的公正性。日本滑冰协会的代表在会议上也说出了自己的困惑:新规则删去了滑行技术一项中对深刃、膝盖运用、脚的位置和加速的多种运用,只剩下力量和速度两个主要得分点,是否意味着一个好的滑冰运动员只需要有力量和速度?在合乐和艺术表现的要求中,为何又删去了个性和个人特质这一加分项?简言之,新规则的要求表述更模糊,可能会给裁判更多操作空间。一个冰迷忧心仲仲地评论道:根据历史经验来看,一个评分项的考量要素越笼统、越繁杂,裁判权衡各细则的难度越高,个人理解偏差越大,最终可能导致或有意或无意的乱打分。

新规下,陈巍这样有很强跳跃能力的选手变得更为吃香打分规则最显眼的改动是删去衔接大项,现在只保留一句各技术要素间的连接,并入编排的项目中。在上一版规则中,衔接的定义是通过多样、有意识的精妙步法、位置、动作和握法连接所有技术要素,对其多样性、难度、质量均有要求,是2004年以来新打分系统的一大特色。做好这个环节,通常需要以高超的滑行技术为基础。

也难怪有羽生冰迷哀叹花滑已死。不过,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理解评分体系的变革。一些中立冰迷则认为不必小题大做。

在他们看来,对滑行技术和表演的评价多年来自有一套标准,裁判的审美不会轻易改变,这次评分规则改动看似巨大,但实际效果如何,还是要看过比赛后才知道。规则变动,外国明星运动员的粉丝或许各有想法,但中国选手却不在议论范围内。一位心酸的中国队粉丝表示:这与我们无关,反正不管怎么改我们都被压分。

节目内容分极受主观审美影响,不管是由于文化不同导致的偏好,还是由于无法证实的阴谋论,从赛后的小分表中总能看出欧洲、北美、俄系裁判的倾向性。隋文静/韩聪在北京冬奥会拿到了中国花滑队的唯一一块奖牌年初的北京冬奥会上,除了隋文静/韩聪组合综合能力出众,其他中国选手节目内容分整体惨淡。2018年平昌冬奥会,男单选手金博洋落后费尔南德斯7分,遗憾排名第4无缘奖牌,正是输在节目内容分上。

这之后,金博洋曾被送到加拿大奥瑟教练手下外训,也是为着重提高这一方面。几年来,国家队花了大价钱请国际知名编舞,双人彭程/金杨、冰舞王诗玥/柳鑫宇组合表演越发可圈可点,但目前看来,中国运动员要获得国际裁判的认可,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